tlula238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人妻女友 » 公司女老板潛規則帥哥

公司女老板潛規則帥哥

我是一個女性白領。在公司七年了,總算混上了一個有實權的位置,手下也有了一班人馬,不再是剛來公司時人見人欺的小字輩了。



我們公司是個挺有名的大公司,每年的8月都是公司從各大院校招人的時候,今年也不例外,聽公司負責人事的薛姐說,我們部門今年要來幾個新人,都是剛畢業的學生。一聽要來新人,我的心中立刻充滿了期待,因爲我是色女,最喜歡看穿正裝黑襪皮鞋的帥哥,所以我滿心希望今年來我們部門的是幾個小帥哥,養養眼也好不是。



一天上午,我剛和銷售部的幾個同事開完會準備回辦公室,就看見兩個陌生的穿著西裝的年輕人坐在我辦公室的門口,神色還挺緊張。



我們部門的秘書Tracy見我回來,趕緊說這是今年新來的員工,輪崗到我的部門,現在還是試用期。我看看這兩個新來的員工,心里馬上樂開了花,下面都有點流水了。



這兩個人中,一個年紀看上去稍大,有些微福,叫小王,我完全沒有興趣,而另一個則可以算是極品了。從帥哥的自我介紹中我得知他叫小張,碩士畢業。



小張1米80的個頭,身材偏瘦,但顯得很精壯,臉上線條分明,剃了個特別精神的寸頭,顯得很man。小張在向我介紹他的基本情況的時候,我的注意力幾乎沒有放在他說的內容上,而是開始想入非非起來。從他的言行舉止我可以感覺到他肯定是特爺們那種,但只有這種爺們,才是非常吸引我的,才是我真正想要得到的。



工作了一段時間后,我發現小張其實是一個蠻有能力的人,各方面的表現都算不錯。馬上半年的試用期就要結束了,我覺得該是要向他下手的時候了。



這一天因爲公司的一個項目需要我要到鄰近的城市出差,我特意讓小張和我同去。去的路上說起對于試用期中的員工的考核問題,小張討好的說要我多關照,我故作爲難的說「小張啊,你和小王這段時間的表現都可以算是不錯,我會在給考核意見的時候仔細斟酌的。」見我這麽說,小張也就沒敢再多說什麽。



經過一天的工作,晚上回到酒店,已經非常疲乏了。小張估計也是累得不行了,把西裝外套一拖,也不管我這個上司在場,就大喇喇地坐到了沙發上休息。爺們就是爺們,穿著襯衫西褲黑皮鞋,往那一坐,就顯得特男人,我覺得我已經快忍不住了,恨不得能立馬跪在小張面前舔他的黑襪子。



我對小張說「小張啊,說實話,小王這人比你有手段,有些事啊,人家比你做得多,做得早。」小張是個聰明人,見我這麽一說,沒有說多余的話,只是看這我,等我繼續說。



「我呢,其實是看好你的,也想在以后拉你一把,不過這就看你的表現了」我走到他的身邊,也坐在了沙發上,手放在了他的大腿根部,還輕輕地摸了摸。



小張畢竟是小孩子,對于我的舉動,反射性表現出一點訝異,但他畢竟是聰明人,沒有立刻表現得很反感,而是問道「你的意思是?」我也開門見山了「不瞞你說,從你來公司的那天起就在注意你了。只要你能讓我爽,我不會讓你吃虧的。」小張難免顯示出鄙夷的神色來「我他媽有女朋友,怎麽和你做。」聽到這個純爺們的粗口,我更是興奮了起來「沒關系,我會給你服務的,保證讓你的JJ爽。你想怎麽FUCKME就怎麽FUCKME,狠狠地FUCKME就行了。」他看了我一眼,突然邪惡地笑了起來,說「操,原來你就是個騷貨啊,虧我平時還那麽尊重你,原來是個想被我操的賤貨,操你媽的。」聽到這個西裝帥哥對我的戲谑,我的下面已經濕的不行了,心里只想著能快點被他狠狠地操。



這時候小張開口了:「那行吧,爺就陪你玩玩吧。」聽到他這麽說,我也顧不得形象了,立馬跪在了他的面前,捧起他穿著黑皮鞋的大腳,從鞋縫里聞了起來。在外面忙了一整天沒有脫鞋,在加上小張這個年紀腳汗又大,僅管沒有脫鞋,已經能夠聞到一股汗味。聞著小張醇厚的男人味,想象著他剛才跟我說的那些粗口,我覺得下面已經水流成河了。



我開始解他的鞋帶,並把鞋脫了下來,一股濃重的腳味立刻撲到我的鼻子里。我饑渴地舔著小張的黑襪,聞著小張的味道,沈醉了。這時候我看了一眼小張,他正以一種戲弄的眼神看著我,好像還挺享受的。



玩了一會兒小張的黑襪腳,我開始隔著小張的褲子舔他的大JJ。別看小張人瘦,隔著薄薄的西裝褲里面卻是好大一包。



我拉開褲子拉鏈,一股汗騷味撲鼻而來,我迫不及待地吃起了小張的黑JJ。小張的黑JJ不算很長,但是特別粗,再加上在褲子里悶了一天的關系,味道特別重。



我小心翼翼地翻開小張的包皮,把里面的包皮垢都舔干淨了,又開始吮吸他又黑又亮的龜頭。從他JJ的顔色來看,這小子不知道已經操了多少個女人了,不過也難怪,這麽極品的帥哥,有多少女人想著他狠狠地操啊。漸漸的,小張的JJ有了反應,小張也開始享受起了我的服務。



他用一只手握著自己的大JJ,一只手壓著我的頭,狠狠地操起了我的嘴。他一邊操還一邊說:「你他媽就是個挨操的騷貨,我操死你!」我一邊跪在地上貪婪地吃著小張的大JJ,一邊揉搓起自己的奶子。



這時,小張用穿著黑襪的腳把我的手踢開,竟然用腳摩擦起我的乳房來。沒多久,我的下面實在已經癢得不行了,在這樣下去馬上就要高潮了。我可不能浪費小張的大JJ,于是我對小張說:「你用JJFUCKME吧,我想要你的大JJ。」這時的小張已經是主宰一切的王了,他懶懶地坐在沙發里,說:「要我操你啊,行啊,你自己坐上來吧。」這時的我也顧不得其他了,馬上給小張帶好套子,沒有做任何的擴張,就開始往小張的大JJ上坐下去。小張的大JJ實在太粗了,只進入了一半我就痛得不行,再也進不去了。我想讓小張先退出去,可這時的小張直接就是往上一頂,硬生生地全部插了進來,我不禁痛得叫出了聲來。



小張擡手就給了我一耳光,說:「你他媽叫個屁,賤貨!要老子操你,疼也得忍著,我他媽操死你!」說著就開始一下下往里頂,嘴里還不停著說著「我操死你,你個浪貨……」之類的粗口。



漸漸的我已經適應了小張的大JJ,下面越來越爽,那是被他征服的快感。



小張見我逐漸舒服了,于是把黑JJ從我的B里抽了出來,用他的龜頭在我的B眼附近輕輕地摩擦,就是不進去。



我被他挑逗地不行了,趕緊求他:「小張,快給我吧,我受不了了!」小張輕蔑地笑了:「叫我什麽?」



我趕緊改口:「張哥,你快給我吧,我受不了了……快給我啊!」小張已然沒有動:「給你什麽啊,你個騷逼,到這時候跟爺這裝他媽什麽矜持啊!」我在小張面前反正早已是尊嚴全無了,這種被他主宰被他羞辱的感覺反而給了我莫大的快感,于是我求他:「張哥,我要你的大JJ,我要你的大JJ狠狠地FUCKME的爛逼!快……我受不了了,快把你的JJ給我!」小張突然把我推開,站了起來,他讓我把衣服褲子都給脫了,自己卻仍然穿著襯衫西褲和黑襪。



他讓我跪在房間的地毯上,一只黑襪腳踩在我的頭上,開始發狠地從后面FUCKME。



這時的我已經完全成了他胯下的獵物,任他擺布了,嘴里只能模糊地發出呻吟聲。



他一邊使勁地FUCKME,一邊說道「怎麽樣啊,騷逼,被爺操得爽吧,爺這東西可是操了不少騷逼啊,今天讓你爽了,我操死你,操爛你個騷逼!」「啊……啊……張哥,我快要被你操死了……我要爽上天了!FUCKME……狠狠地FUCKME!我的騷逼就是你的,你想怎麽操都行,只要張哥你滿意!」我斷斷續續地呻吟。



「賤逼,來,幫爺我舔舔腳,把我的襪子舔干淨了爲止!你不是喜歡爺的臭腳嗎,我讓你舔個夠!」說著小張就把本來踩在我頭上的黑襪腳往我的嘴里塞。



這時的我一邊舔著小張的滿是男人味的黑襪腳,一邊弓著屁股承受著小張的橫沖直撞,爽得幾乎發不出什麽聲音了。小張在上面也是越操越猛,頻率明顯加快,嘴里斷斷續續地曝著「操爛你個賤逼……」之類的粗話。



被這麽一個純爺們黑襪猛男操了快半個小時,我感覺自己的高潮就要來了,果然,在小張的猛操下,我潮吹了,水噴了一地,還噴在了小張的黑襪子上。



這時小張FUCKME的頻率也是越愛越快,突然,他把JJ從我的騷逼里拔了出來,摘掉套子,一手抓著我的頭,一手把JJ塞進我的嘴里。一股火熱的精液噴進了我的嘴里,接下來又是好幾股,特別濃也特別腥,不愧是猛男。



完事后,小張讓我把他JJ上和襪子上的精液都給舔干淨了。